夜莺与快乐的王子(一)

∵感觉要写不完了丢四分之一出来试下水,写完就把其余的再一口气发出来


∵all艾玛前提下的雷艾居多,诺艾比较少,我就不要脸的来打tag了(被揍)


∵十分我流的童话paro

∵一切ooc属于我


他做了个梦,梦见了泡在温暖羊水里的遥远记忆,有歌声隔着子宫朦朦胧胧的传来,稍微有点轻快,但是又很温柔,是在呼唤自己的声音。他想起了一个词,妈妈,但是他又无法理解这个词的含义。


恍惚从那奇妙的梦里回过神,耳边那不知名的歌已经飘散,取代的是广场上集市人群喧闹的声音。喉咙有些干渴,他润了润喉鸣叫了一声。对了,他想了起来,这里已经不是温暖的南方,而是北方一个冰冷的城市,就算亮起来的...

2019-02-19

ul游戏记录

赶在关服之前拼死拼活吧妈妈给打了,秃榜17代表我的心。

最后一个美神也还是没有赌出暮光,有点遗憾。

想了想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,不能否认的是,ul带给过我一段很快乐的时光,而且通过ul我遇到了很多重要的人我觉得这样应该就足够了吧。

姑且还是截了一大堆没什么用的截图当作游戏记录,我爱我家洋馆的大小姐。

关服了我也只当成我家大小姐要睡一个很长很长的觉,晚安好梦。

手游完全看不懂,也许我不会选择玩了吧(。只是也许哦,说不定某天我一个无聊就(……)


2017-09-06

【泰c】nice dream

*因为一直不起标题被人说了所以起个吧

*自我妄想的复活后CC和还没死的泰瑞的故事

*微博忘记打预警了,总之OOC注意


 泰瑞尔的咖啡洒了,杯子掉到地上,棕黑色的咖啡渍沾在他新买的白大褂上,那本来是他为了庆祝自己当上上级技师特地买的。泰瑞尔没有理会那块逐渐扩大的污渍,连应急用纸巾擦一下都没有做,任由那件崭新笔挺的白大褂变得脏兮兮的,他现在全部心思都放在盯着那个背对他的那个女人身上。 


她有一头淡色的金色,在人群中格外醒目,泰瑞尔很熟悉那个颜色。拥有金发的人有很多,引起他疑心的是刚刚他们差点视线相撞,是她急急忙忙的别过脸,那举动怎么看怎么可疑。 ...

2016-09-11

凯伦贝克拉完一曲才发现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雨,琴房的玻璃窗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,窗沿挂着几颗水珠,外面绿色的树影朦胧的摇晃着。

他走到窗边,指腹触碰着玻璃窗擦去水雾后,上面映出了碧姬媞的脸,蜂蜜色的眼眸温柔的注视着他,玻璃另一边的她看起来有种虚幻的美丽。凯伦贝克一开始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,几乎惊叫出声,他们隔着玻璃窗对视了几秒,直到碧姬媞脸色微红的别开脸,凯伦贝克才反应过来飞快地打开了门。

碧姬媞确实的站在那里,她没有带伞,微微蜷曲的棕色长发有些濡湿,西装外套上溅上了点点水印,“打扰到你了吗?”

“你过来的话告诉我一声啊,淋到雨了吗?”

“没事的,我过来的时候还没有下雨。”碧姬媞摇了摇头,“...

2016-08-18

她听到了声音,有人在哼着一首歌谣,节奏欢快,哼歌的人明显心情很好,每个尾音都在上扬。


“还不够啊,请赐予我美酒和佳肴吧,还不够啊,请赠予我热情的伙伴吧,还不够啊,请给予我荣耀与财富吧,还不够啊,请献予我完美的王座吧,什么,已经再也没有了吗,但是还不够啊,我空虚的内心还没有被填满,至少在最后,赐予我虚假的甜蜜吧。”


啊,这首歌她有印象,经常在那个贫民窟里听同伴唱过。


希拉莉忍不住轻轻地附和着那声音哼起来,开始回想起那些在贫民窟里生活过的记忆碎片,那些温暖的回忆,虽然贫穷但是自由自在的日子,逐渐地,她不再轻声哼歌,而是放开了嗓子,跟着那旋律大声唱起来:“还不够啊,请赐予我热情的伙...

2016-08-10

人偶坐上了椅子,那椅子对她来说有点太高了,脚悬空着碰不到地面,必须要绷着脚尖才够得到。她摇晃着双腿,低头看着自己绷紧的鞋尖交互着一次又一次的划拉白黑纹路的地板。

少女外表的人偶露出了思索的表情,看起来像是在发呆,这是她少有的几个表情之一。

走廊里隐隐有脚步声传来,人偶呆呆的抬起头,摇晃的双腿并拢合在一起,身体不安的倾向脚步声的源头聆听着,那声音越来越清晰,人偶认出那是自己熟悉的脚步声,军靴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十分响亮。

她心头一紧,跳下了椅子,转了一圈再次环视着这个昏暗的房间,这房间的桌面和地面上都堆着杂物,就像是一个小型迷宫般杂乱,看得出没有好好整理过,半旧的天鹅绒窗帘垂下来,遮住了落地窗...

2016-08-10

© 蜜饯圣经 | Powered by LOFTER